亚洲城娱乐网站

谁的爱情不是苦海(试读一

时间:2015-12-29 来源:原创 作者:安沐槿汐 阅读:
这些年我能想到唯一留住你的方式,就是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也是离你最远方式,用婚姻来束缚你。安安你乖一点,我的“命”经不起你多番折腾。
  
  ——苏牧时
  
  年少时我曾说过以后要娶你为妻,至今婚礼我随时都备着,只是缺了新娘。
  
  ——莫锌言
  
  今生我明白太晚,一个你时常挂念在嘴边说喜欢的人终究抵不过一个你不知何时放在心底却从不敢言爱的人。牧时,我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喜欢你了。
  
  ——允良安
  
  ㈠、故人归:
  
  {如果你年少当真深爱过一个人,你便知多年后夫不是他的苦涩,不是因得不到而不甘,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放不下。}
  
  酒吧内,各色灯光异常刺眼,伴随着震耳的音乐肆放尖叫声此起彼伏。良安坐在一个光线较为昏暗的角落,手托着酒杯,冷眼看着旁边的女人一个劲的灌酒,也不出手阻止。
  
  莫沫一口气整杯整杯的干,想起昨晚单铭川拥着一个女明星进入酒店的场景,心里是越想越气。咽下这辛辣的鸡尾酒,硬是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安安,单铭川他混蛋。”莫沫仰头将果绿色的液体一饮而进,狠狠将酒杯放在台上。
  
  良安听了她的话,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低头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也不应她。酒红色的液体在灯光的照耀下异常好看,印在良安的黑眸里成五颜六色。
  
  “安安……”对于良安的爱理不理,莫沫那叫一个委屈,一张娃娃脸扭曲成一团,只差眼里憋回去的那几滴眼泪。
  
  “有误会两个人就解释清楚,扯上我难不成让我找人去将单铭川揍一顿?”良安将酒杯递到唇间轻抿了一口酒,舌尖萦绕着酒的芬芳,久久不散,突然心生一种满足感。看到莫沫瞬间垮下去的脸,不禁出言调笑:“怎么?刚还骂着混蛋现在就舍不得了。”
  
  “我舍不得我他妈就是混蛋!”
  
  “有史以来事实证明,你混蛋的次数比单铭川还多。”莫沫听到良安的话后嗷呜一声,欲哭无泪,谁叫她真的舍不得呢。
  
  莫沫端起吧台上的酒,良安看她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伸手将她刚递到唇间的酒杯夺了过来。莫沫伸手准备起身夺酒,良安抬手昂头一口气饮下后,擒着笑用下巴示意她身后。
  
  一回头,半米之外站着某个脸黑的像砂锅一样的男人,眉间紧蹙显然是发怒的征兆。这样强大的气场,也只有缺根筋头脑喝的糊里糊涂的莫沫才没有注意到。莫沫视线模糊的瞥了一眼单铭川,扭过头打算不理他。
  
  “回家!”两个字,语气里强压着怒气。莫沫装作没听见,单铭川上前拉过她的手准备把她拽出酒吧,奈何莫沫双手扒着吧台死活都不肯走,转头眼神求救良安,良安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空酒杯装作视而不见。单铭川的脸这下更黑了,男女力气相差当然较大,莫沫被单铭川硬是给强行带走,走时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单铭川身后告密的人。
  
  苏牧时双手插兜,似乎并不在意她不善的目光,眼眯着视线锁定吧台前坐着的女人。
  
  良安今日身着黑色抹胸裙,合体尽显好身材,黑色及肩的秀发散披,素颜朝天,脸因喝酒的缘故显得红润。
  
  苏牧时光看一眼便口干舌燥,更何况酒吧里那些不安好心的男人。期间就有人前来搭讪,只是都被良安冷冷的气场逼了回去。
  
  良安似乎也注意到苏牧时的目光,回头看他定在那里,棱角分明的俊脸,几缕碎发下深邃的眼里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良安心虚的朝他笑了笑,苏牧时还是面无表情,至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便转身走出酒吧。
  
  良安看着苏牧时挺拔的背影,知道对于她来酒吧这种地方他着实也气的不轻,只是久经商场,会比单铭川隐藏情绪而已。放下酒杯起身,理了理裙摆,随后踩着高跟鞋跟了上去。
  
  出酒吧后单铭川和莫沫早已离开,此时已是莫约十一点的夜色。八月的天气,白天虽是炎热,傍晚的风吹在身上微凉,刚刚好。
  
  良安抬眼望去,不远处路边靠停着苏牧时的车,而苏牧时早已坐在车里等她。良安走过去刚准备打开车门上车,车却在这时突然冲了出去,如离弦之箭。良安不料惯性的后退几步,好不容易稳住步子,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忍不住骂咧了一句,“苏牧时大晚上的你发什么疯。”尾音刚落,车又倒了回来。
  
  “上车。”冷冽的两个字,苏牧时本想把良安丢在此地给她一个教训,想了想还是倒了回来。良安被他刚才整的这一出惹怒,本想置气不上车,但这阶段也不好打车,走回去又远,索性厚着脸皮上了他的车。
  
  车内的气氛有些诡异,两个人都不愿意先开口。苏牧时心里的火并未压下去,开会议时接到管家的电话,说少夫人热感冒不肯去医院,打电话让李医生来,少夫人却在中途接到一个电话匆忙出了门。能让她带病这样不顾的,除了单铭川家那位小祖宗还能有谁。打电话才知两人因误会闹了矛盾。苏牧时丢下会议室里面面相窥的众高管,扔下一句“会议推迟”便奔出公司。
  
  眼下见良安喝了酒怒气更盛,好在还能走路和他置气,苏牧时这才松了一口气。
  
  良安见苏牧时目视前方,专心致志的开车,并不打算理自己,便扭头看着窗外的夜景。其实良安并不好受,刚在酒吧呼吸便很难受,脑袋也晕沉沉的。良安靠着车座,整了个舒适的姿势,眼睛盯着窗外,渐渐的眼皮越来越重,视线模糊睡了过去。
  
  苏牧时中途早就见良安睡着,睡梦中的良安秀眉紧蹙,面颊通红并非喝酒后的潮红。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该死的!竟然这么烫。收回手猛踩油门提了速度,一路飞奔回别墅。
  
  苏牧时把车开进停车场,下车绕过去开门探身解开安全带把她抱出来,良安动了动没有醒,皱了下眉头往苏牧时怀里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的睡姿又昏睡过去。苏牧时抱着她快步朝卧室走去,轻放在床上,打来热水给她敷了额头,找出温度计量了体温。
  
  39度。烧成这样居然还敢跑出去,苏牧时看着床上睡得并不好的良安,有怒气,可更多的是心疼。
  
  苏牧时让李嫂叫来李医生,给良安打了点滴。
  
  “少爷,点滴打完,少夫人烧退了就好。”李医生弄好一切,收拾好医疗箱起身毕恭毕敬道。苏牧时轻嗯了声,抬手示意他可以走了。李医生见苏牧时并没有大发雷霆,得到命令,心底重生一样轻脚出了卧室。
  
  往常良安身体便一直不好,不是大病便是小病,每一次苏牧时表面都默不做声,其实心疼得不得了,恨不得自己替她生病。背后跟着遭罪的自然是李医生和众佣人,说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照顾不好,有什么用,苏家可不养无用之人。一群人汗颜,这少夫人体质天生就差,他们防热防冷防饮食……终是逃不了。苏牧时也是出心里压着的那口气,轻重他还是了然,过后也就没事了。只是当时他那发火的样子,众人过后想起都心有余悸,整日提心吊胆,就怕少夫人那天一个不小心生了病。
  
  折腾到凌晨三点多,点滴打完苏牧时摸了摸良安额头,好在烧退了。良安期间醒来过几次,瞧见苏牧时坐在床头便又安心睡去。苏牧时还是上班时那套黑色西装,本想去浴室洗洗换身衣服,无奈良安紧抓着他的手不放,他试着挣脱良安便皱眉头。无法,只得着衣上床把她拥进怀里。
  
  床的另一边深陷下去,良安翻身朝苏牧时怀里靠了靠,头蹭了蹭他的胸膛,模糊中瞧见他的侧颜,闭着眼嘟囔了一声“锌言”。
  
  声音及小,苏牧时却听得一清二楚,那个名字,是她这么多年来的禁忌,也是他的,多年来不曾提过,他以为她早就放下,可如今……是不是得知他近日回国,昔日情愫又回升上来。想到这儿,苏牧时顿时怒气横生,却又发作不了,终是闭眼睡去,第二天不等良安醒来便抽身离去。
  
  *
  
  酒过三巡,苏牧时的心思却全然不在这桩case上。至于同XL集团的合作方案,秘书今早就递上来他大致看了一下,现在是只字未听进。
  
  苏牧时手指轻敲着餐桌,精致的脸庞在包厢昏黄的灯光下线条凌冽,跟随他多年的展奕知道,这是他一贯的不耐烦。果不其然,对方信心满满的讲述完方案,苏牧时便勾唇一笑,薄唇轻启。
  
  “建筑领域,莫总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XL由你接盘比起给莫家大儿子挥霍再好不过。”苏牧时似笑非笑,看着对面的男子,“只是……一个上层领导者太过急功近利可并非好事。莫老先生的经商之道莫总到是学了十有八九,只是他的沉稳,你到是怎么也学不来。”
  
  “你……”
  
  “方案我看过了,我言在先,若是莫总将工程方案以这样的面目呈递给我,我绝不采用。完工后我公利润率降低5%个点不说,光是缩短工程量及降低工地安全程度我便不会认同。”不待对方说完,苏牧时便说道。
  
  “我话至此。政府对那块地早就虎视眈眈,希望莫总掂量掂量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再作衡算。我还有事,先行一步。”苏牧时抬手看了看表,说完便火速起身离去。
  
  “苏牧时,我见过她了。”男子并未起身,只是闭眼沉声道。苏牧时听到他的话脚步停顿,拉开包厢门的手重新关上,转身看着他,浑身散发出危险气息,面目自如。
  
  怪不得,怪不得昨夜她把他错认,原来背着他两人早就见过。也是,以莫锌言的性格,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回国后铁定会去找良安。
  
  “莫锌言,几年前的事你忘了,我不介意如今帮你重温一下,包括……”苏牧时话未说完,莫锌言便变了脸色,到底是要年轻几岁,不比苏牧时懂得掩藏自己的情绪。
  
  [未完
  
  欢迎各位文友加安安qq:1985902507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